烬先森的张闪闪

如果你喜欢陈情令或者魔道祖师,如果你是到处刷屏到处无缝连接你魏,与我互相拉黑谢谢

看最新一集突然想到一点,侯卿说他以前去过苗疆学御蛊,十二峒一找找5年。然后今天李茂贞放蛊他也能小御一下。说明他之前也会啊,那他为啥还拜蚩梦为师,而蚩梦只是教他吹笛子不是御蛊,这不就是有点故意了。而且一开始侯卿一听她是圣女立刻就放过她拜她为师。还问了蚩离和蚩笠的事儿,我感觉他俩必有渊源。总之站卿梦就对了


写给李云龙

之前看了亮剑以后实在难过,给李云龙写了一首词(类似歌词吧)

旧梦远,忆当年风光无限,重任在肩

去似箭,炮火连天角声里举樽邀月

忆往昔,惊如昨,山河风雪饮露军帐前

半生戎马,纵横天涯,到头不过是黄土半撒

叹今朝,不比当年,会挽雕弓如满月

空有遗恨,燎原火焰,燃不尽胸中愤言

你可曾见过故人颜,刀光剑影似在眼前

逢敌亮剑不退不怯手持利刃不畏强权

你是否听见红颜咽,红巾翠袖盼君归现

直到尽头饮弹思绪未穷尽却无言

盼轮回时再相见,

【虎明】不清不楚(8)

8

李元浩站在床边看着好友刘世宇为史森明检查,刘世宇和他是发小,从小立志当医生,大学毕业之后又从国外留学,刚一回国就被李元浩拉来做私人医生,刘世宇也是乐得清闲,他李大老板也不总生病工资照样开,他总调侃李元浩可以啊发达了也不忘了发小。刚刚还在家里悠闲地吃着麻辣小龙虾,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要不是看着来电显示是李元浩司机,他才舍不得脱下手套 离开小龙虾。

然后就被拉到这里,一进门就看到李元浩脸色出奇的难看,他还不忘了嘲讽一顿:“呦,我虎哥这是被谁惹了脸色这么难看。”却看见李元浩毫无开玩笑的意思之后乖乖进卧室,这才看见躺在床上脸色更苍白的史森明。

作为医生职业素养,瞬间严肃的刘世宇立刻让司机把自己带来的家伙事儿都拿上来,他则是拿着听诊器,还有一堆李元浩不知道的东西开始检查。

“怎么样?”李元浩站在刘世宇身后语气很轻,虽然心急也不敢上前打扰,只能干看着他操作。

“等下,我要确认一下……”然后刘世宇掀开被子,将史森明翻过来,看了看下体,充血且红肿带有少量血迹。之后回头瞥了一眼李元浩。李元浩自知心虚,眼神有些躲闪。

“轻微肛裂导致有些感染发热,”刘世宇从药箱里找到消炎药涂在史森明伤处,又给他打了点滴,“这两天给他吃点清淡的,小米粥就很不错~”

“没事了?”李元浩抚摸着史森明的额头,“还很热……”

“这是谁弄得啊大哥,你以为刚上了药打了点滴就可以好……”刘世宇翻个白眼,“人家还是个小孩,肯定第一次你就不能温柔一点?这……这都嫩的不行你这么搞人家?”刘世宇真的没法说他,不过越看史森明他觉得越眼熟……

“这就是和你在报纸上上头条的那个小助理吧?!”刘世宇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元浩,“这是真的?那严君泽……”

“他早就知道了他父亲的事……”李元浩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他是有备而来,他跟了我三年,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我的情报……”

“那你打算怎么办,”刘世宇虚点了一下屋内,“那小孩怎么办?”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无所谓……我想保下史森明。”李元浩叹了口气,最近风头很紧,严氏脱离浩堃之后也带走了不少资源和地产,他头疼极了,严君泽这次可算是真的动了他身家财产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人家小孩因为你平白无故受这么大罪,”刘世宇点了点头,“那个小报记者呢?就是拍你们照片的那个。”

“早就处理了。”李元浩冷笑,这种人他要是再不处理怕是要翻天了,前些日子在警局的朋友以偷拍侵权诽谤等罪名将他收监,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再另行处理。严君泽依旧不知所踪,怕是要等开庭那天才能见到了。

“若是严君泽掀你老底……恐怕……你……”

房间里传来翻动的声音,李元浩赶紧起身,史森明微微睁眼,头昏脑涨的让他有些许想吐的感觉。刘世宇叮嘱他几句记得拔吊瓶之后就离开了,他才不愿意在这里当个电灯泡,家里的小龙虾还在向他招手。

“要不要喝水?”李元浩坐在床边端着小碗,他从没照顾过谁,这还是头一次。

“虎……老板!”史森明一下清醒,不顾疼痛突然起身抓住李元浩手臂,“老板,你听我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想害你……”

“你先躺下!”李元浩吓了一跳,史森明手上的输液管有回流的迹象,“别动……”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史森明委屈极了,现在李元浩终于理他,他要赶紧把想说的说给他听,“老板,我从来没想过害你,我只想好好的工作……”

“我知道了,上次……是我不对。”李元浩心疼极了,“希望你别恨我……”前倾,吻在史森明的额头上。

史森明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李元浩的道歉让他莫名开心。

“那我想再睡一会,等我醒了,你告诉我行吗?”史森明小心的问他,他想知道但是告不告诉他全看李元浩的心情,“你一定在,我想知道。”

“睡吧,我还要看着你打吊瓶。”李元浩决定不想了,还有两天清闲时间,大概等着两天之后开庭,就不会这么舒服了,想到这没来由的眼皮跳动,说实话他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可此时的眼皮跳动还是让他烦躁。

大概就是确定了他喜欢史森明的事实,李元浩躺在他身侧,看着史森明的睡颜,他的睫毛很长,甚至还有未脱去的婴儿肥……伸手将史森明抱在怀里,这种伤害他的事情……自己伤害他的事情……不会再有下次了。

【虎明】不清不楚(7)(微虎君)

(李元浩你自己欺负史森明你自己后悔道歉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

直到天亮,史森明才清醒过来,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他不想动也动不了,双腿还在打颤,全身更痛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李元浩会这样,明明下午送自己来的时候还那么温柔,告诉他不要怕,会安排好一切。可晚上却像换了个人一样,这样折磨他。

就这么趴在床上,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李元浩让手下的人不需要查下去,很多道上的朋友想要出面给李元浩报仇,也都让他压了下去,一般情况李元浩不太愿意参与道上的事,也只有在某些人懂歪脑筋搞他公司事业地盘的时候才会威胁一下,也是怕再生事端。只需要给当地媒体封口费就可以了,这事儿是严君泽做的,这是李元浩三年与他的情分。他从来都是爱憎分明,欠严君泽的会另当偿还,这件事他自己全权处理。

然后就是史森明,李元浩冷笑,严君泽他可以放过一马,毕竟是自己先让他家境败落,可史森明,这种暗藏在他身边反水的棋子,要“杀一儆百”。他甚至让公司思政处打电话将史森明的父母叫来,他要在公司,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儿子史森明是一个多么有手段的心甘情愿用自己身体换前途的人。

 

史森明的父母只是普通职工,突然被告知自己儿子做了丢人现眼的事之后才联想起来前些日子的那张还摆在自家客厅的报纸,原来主人公就是史森明。

 

“我叫你们来,是想让你们知道你们培养了一位有心机有野心的好儿子,”李元浩坐在办公桌后,手指轻轻点着桌面,“侵犯名誉权,诬陷罪,我觉得,你们需要补偿我的损失。”

 

“李总,您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儿子……我儿子从来都……”男人不善言辞,有些面红耳赤。

 

“从来都是阳光善良,听话可爱?”李元浩笑了,随手就把报纸扔给他们,“然后就做出吃里扒外和别人串通一气用身体勾引上司博得上位的事情?”

 

“我这次叫你们来,只是通知你们,四天以后,法院见。”李元浩给他们展示手中的申诉申请,当务之急是要洗清自己的负面影响,至于严君泽,还不至于现在与他闹太僵,他跟了自己三年保不齐还会有其他东西,先从史森明下手。

 

史森明此刻依旧趴在床上,他的神情越来越恍惚,直到地上的手机没命的响着,史森明才回过神来,僵硬的下床,摔坐在地上,在看到手机屏幕来电显示“母亲”时,史森明绷不住了,瞬间红了眼眶。接起电话,只叫了一声“妈妈”之后掩面哭泣,母亲听见儿子这么哭泣再怎么埋怨也说不出口,只是再说“儿子你好糊涂啊。”

 

“你到底做了什么吃里扒外的事啊!”父亲抢过手机与史森明对话,“你设计陷害李总,史森明,我培养你上大学就是为了让你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没有……”史森明哭泣着挣扎,“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他怕成这样,他会做什么啊。

 

“李总亲口和我说的他亲自得知的消息那还有假!”父亲绝望极了,“你现在在哪儿,你赶快回来去给李总道歉!”

 

史森明也顾不得疼痛慌张的穿好衣服,脚步飘浮的往外走,在企图开门时才发现门从外面上了锁,李元浩防止他逃跑将门反锁,也就是说直到开庭审理的那一天,他才能出去。

 

史森明疯狂的给李元浩一通一通的打电话,一封一封的发短信,可最后的结果始终是无人接听,无人回应,他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在开会的李元浩当然看见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以及一封又一封的信息,内容都是一样的无非是“老板,求你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求你理我。”他不做理会,那个房子里在送史森明过去的时候司机也送了很多吃的,关他四天而已也没什么。

 

李元浩烦躁的关机,会议持续了一个下午,最后敲定由公司总部发表声明这一切都是李总受到新人助理的威胁,迫不得已。连夜发给报社,第二天见刊。

 

李元浩几乎一夜没睡,夜晚他眼睛睁着望着天花板,卧室里的电视还开着,他想要第一时间听到澄清的事实,还有一个月竞标,时间太紧了。

 

“今天早上,我市浩堃企业总裁……”

 

躺在床上的李元浩听着,他说不上是放心还是焦躁,整夜没睡让他看上去丧极了,严君泽还没有出现,可严氏也已经宣布脱离浩堃……

 

“喂……”李元浩拿起手机,声音里透着疲惫。

 

“李大总裁几日可好啊,”是严君泽,李元浩立刻坐起身,听着他说话,“我还要谢谢你,在这篇报道里一个字也没提到我。”

 

“我们谈谈吧,君泽,”李元浩很累,“三年,我对你不薄。”

 

“可你是让我们家落魄的罪魁祸首!”严君泽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对我不薄?因为你我父亲一病不起死在抢救室这是你的对我不薄?!可我竟然是跟了你一年以后才发现……李元浩,你把我害得不仁不义……”严君泽还记得当时父亲在听说严氏被几个公司“围杀”,亏损欠债时心脏病突发……李元浩听着他所说的一切,是的,都是真的。

 

“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掌控全局,是真的爽。”严君泽话音一转,“就像这次我掌控你一般,你还真就按照我的想法一步步的进行着。”

 

“你什么意思!”李元浩已经不想再有这种焦虑了,“严君泽,你还做了什么!”

 

“你抓不到我就用史森明开刀,哎,我可怜史森明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利用,李元浩,真没想到,你竟然那么信任我,我都这么做你还是选择相信我,相信反水的害你的人是史森明!”严君泽一字一句的停顿说着,话语像刀子一样插进李元浩心里,“你还真是蠢啊,李元浩,话说,我还是真感谢你!”之后便是一串忙音。李元浩半天没回过神来,那些手机保持一个姿势。

 

自己被摆了一道……自己被操控……不是……史森明?!

 

李元浩突然不知所措,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心慌,他开始翻看手机收到的史森明的短信,每一条都充斥着急迫与绝望。李元浩真就觉得今年水逆!

 

“你快去老房子看看史森明怎么样了!”他忙不迭的给司机打电话,他突然害怕了,这种惊慌让他心率上升,“你先去,我马上就到!”司机不敢多言,立刻前去,李元浩强迫自己稳下来,先去公司去思政处按下申诉单,虽然别人不理解为什么李总突然反悔,却也没人敢说话。然后一路小跑取车,直奔老房。

 

“老板,我敲门了,没人应。”司机给李元浩打电话,距离他折磨史森明已经过去了一天,李元浩额头有些冷汗。

 

他小跑着上楼,司机站在门前,这一层只有史森明一个住户,李元浩颤抖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颤抖的开门,开门的瞬间就看见史森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史森明!史森明!”李元浩赶紧抱起他,他脸色苍白,伸手抚上他的额头,烫的不行。

 

“快给我的医生打电话,让他现在就来这儿……”李元浩抱起他把他放在床上,“史森明在发烧,快让他过来!”李元浩处在爆发的边缘,他面对史森明的不清醒不知所措,听着史森明在呓语,李元浩眉头紧锁,将他的手握在手心。

 

 

【虎明】不清不楚(6)发图吧我们!因为有车

【主虎明】不清不楚(5)(微虎君)

凌晨一点更文🙃行吧(下一章车有点明显,所以下一章发图了,千万不要用忽略哦,或者你们直接看到最后有一个合集直接下一章就可以啦!)

5

史森明缓慢的穿好衣服,李元浩早已在套间的客厅等他,史森明动作有些僵硬,每走一步两股之间都是剧烈拉扯的痛,不敢看李元浩,甚至拿起桌面上的水杯时他的手在颤抖。

 

李元浩注视着他,心中难免有些愧疚,谁又能想到这间套房里会有催情香薰,他倒无所谓只是连带着折磨了史森明。他虽然是个老板,可还是讲道理的。

 

“你还可以吗。”李元浩走到他跟前,抬手搀扶他,“实在难受的话就在这等我。”眼睛肿的像核桃,史森明真的是遭罪了。

 

“老板我……我还可以……”史森明扯出一丝干瘪的笑容,鬼知道他有多难受,鬼知道李元浩前一天晚上体力有多好。

 

“叫我虎哥。”李元浩竟然伸手把他圈在怀里,史森明睁大眼睛,一双手尴尬的不知该放在哪里,“小孩,叫一声。”

“虎……虎哥……”史森明声音很软,慢慢的,自然而然的,双手慢慢抬起,回抱住李元浩,“我……”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你说。”李元浩轻抚着他的背,他感受到史森明抓他的衣服越来越紧。

 

“这件事……能不能……别和别人说……”史森明还是太害怕了,这么一弄就好像李元浩的情人一样,他只是助理不想被别人指指点点,这对李元浩的形象也有影响。

 

“我知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不会说。”

 

这几天他们尽量在相处中工作之中让人不觉得尴尬,史森明不敢看李元浩的眼睛,比起刚开始出差时的兴奋,现在更多的是慌紧张。

 

最后李元浩还是选择与这位老板合作,既然这位先生舍得用熏香这种东西,又让自己睡了史森明,便给了他一些甜头,答应竞标成功会给他一条商业街的地产。这地产商乐的合不拢嘴,非说日后李总若是有什么需求随叫随到。李元浩对于这种口头承诺从不当回事,更何况,他李元浩的企业能需要这种三流公司做什么。

 

然而当李元浩和史森明回去S市时,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焦灼。

 

在最后一天的时候,远在S市的司机连夜给李元浩打电话让他与史森明务必戴着口罩做最早一班飞机的商务舱,下了飞机以后专车接送停在地下出口。听着司机几近恳求的语气李元浩虽然疑惑却还是照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只有回到S市他才明白。

 

在下了飞机那一刻,李元浩拉着史森明从VIP通道反向走去底下出口离开,果然,司机已经在等了。

 

“到底怎么回事?”李元浩坐上车之后把口罩和墨镜摘下来,他李元浩是有多见不得人还至于这样。史森明无聊打量车内,这是一款他没见过李元浩开的车,低头一眼瞥见了汽车后座上的报纸,A版的图让史森明瞬间僵直,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那酒店,那两个人分明就是自己与李元浩,再看题目:浩堃集团董事长李元浩被拍出柜,多年绯闻竟成真,对象竟然是私人助理。

 

李元浩看见他惊恐的神情,抓过报纸,光是这个标题就让他头皮发麻。

 

“这是怎么回事?”李元浩烦躁地揉了报纸,问着驾驶座上满头冷汗的司机。

 

“不知道,这是昨天一早登报的新闻,已经派人去查了,初见成效,今天这份报纸已经全部下架,可……可总有已经买了报纸的市民吧……”司机开车从小路直接开向李家宅子。

 

“不要回去,去我在偏区的老房,”李元浩揉了揉额角,“先把史森明安排到那。”

 

史森明不安极了,他不知道自己家里人有没有看到这个,他很害怕,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出名。

 

这里是李元浩以前自己买的一室两厅的老房子,当年他叛逆期的时候经常离家出走出来混的时候租住在这里,后来幡然醒悟之后努力读书可依旧没有停止对房子的租住,大概是念旧,有了经济实力之后就把这个房子买了下来,对于他这种富人来说也没多钱,权当是买了个玩具,里面的设施还和以前一样,记录着自己年少叛逆的时光。

 

“你先在这里住下,你家里人我会派人去说,等这段时间风头过去我会让你重新回来。”李元浩看着木讷的史森明,知道他害怕,摸了摸他的发顶,“我亲自处理,放心吧。”

 

“虎哥……”史森明一把抓住他的手,欲哭无泪的表情。

 

“需要什么给司机打电话,他会给你送来。”

 

看着李元浩离开的背影,史森明一下子倚靠在门上,恐怕这几天别想睡个踏实觉了。

 

【主虎明】不清不楚(4)(微虎君)

 (微车)

4

“喂。”他们两人刚走,严君泽拿着手机拨了通电话,“你到了吧。”

“早就到了,我已经提前开好了房,就在他们那间的旁边,就等他们进来。”说话的是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严君泽找的小报狗仔,他在史森明来之前就要求史森明告诉他全部行程,甚至酒店也是严君泽给史森明的地址。然而史森明并不知道这一切是严君泽做的局,他只当是严君泽为了看着李元浩不在外面花天酒地而已。

 

“在……在这换吗……”史森明与李元浩坐在车的后排座上,李元浩在读报纸,他从来不会浪费任何一刻的工作时间。

 

“嗯,或者你不介意可以去火车上换。”李元浩目不转睛盯着报纸,丝毫不在意史森明尴尬的表情。

 

在老板面前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史森明尽量轻快地脱下上衣裤子,然后换好干净的,是李元浩的运动服,对他来说实在宽大,衣服上有淡淡的香味。

 

李元浩瞥了他一眼,纤细的手臂,胸前的肋骨……他太瘦了。

 

这是史森明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和老板出差以及坐千元的商务座,高铁五个小时的时间,李元浩坐在旁边小憩,史森明就在座椅上东瞧西望,时不时的摆弄一下座椅。或者,靠在椅子上与李元浩持平,偏过头看着他的睡颜。

 

史森明就这么注视着他,说实话李元浩不是那种耀眼的帅,可是他做事的风格,细微之处的体贴以及做事情时严肃认真很触动史森明。他跟着李元浩实习了半个多月,他很庆幸刚刚毕业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有人情味的老板。

“你准备看多久。”李元浩突然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睁开了眼,史森明一时间语塞,自己又走神了,还在这么尴尬的时候。

“不是……我……”史森明的大脑在疯狂运转,正当开口时广播响起来了,原来已经到站了,“啊,到站了老板,您清醒一下,要不要喝水我去接一些,行李您看一下,一会我来背。”

 

李元浩皱眉,有些不悦的躺回座椅,这小孩话太多了。

 

当他们到酒店大厅的时候与李元浩谈生意的人已经到了,对方看见李元浩就带了一个助理且穿着随意有些惊讶,在他们印象里一般这种地产大亨或者是精英人士都是很讲排场的。

 

二话没说就把他俩拉到了已经订好的餐厅,这次他们希望和李元浩联手合作,请客吃饭溜须拍马是很必须的。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劝酒,史森明这也是第一次看见李元浩在生意场上的老奸巨猾。

 

一开始史森明想去给他挡酒,可李元浩直接按下他的手接过对面的酒杯,说什么我助理还是个小孩还要照顾我所以不能喝酒,史森明没太明白一般不都是助理给挡酒吗。后来他才明白过来,李元浩一直在喝酒,笑着和对面谈天说地,胡侃一通,基本没一句话说到重点的生意合作上。最后实在喝的受不了的,也还是那个老板提出今天就到这儿吧和李总聊天真开心。直到散场也没定下来到底是合作还是不合作。

 

这么喝了一通李元浩也受不了了,在回去的路上脚步虚浮,不过看样子也只有这样了,李元浩就这点好,就算喝的再多也只是头晕理智什么的还是有的,不然很容易被人设计,这是他在混迹商场这么多年积攒下的经验,他父亲曾经在他任职之前很严肃的教他喝酒。

 

“老板,您还好吗……”用房卡刷开门,史森明撑着他走进去,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则是去烧开水给他泡了一杯刚刚在前台买的醒酒茶。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史森明总觉得这屋子里越来越热,再加上烧水的蒸汽弄得头晕,晃晃头把泡好的醒酒茶端给李元浩却发现李元浩死死的盯着自己。

 

“老板,我兑了点凉水,不热,你现在喝一下会舒服一点……”他的手触及到李元浩的手,很热,热得吓人,再加上他的眼神,史森明更慌了,他觉得自己也有些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

 

“老板,要不……你去睡一下……唔……”李元浩突然一把将史森明扯进怀里吻他,真的是吻他。史森明被他箍在怀里动弹不得,唇齿相交,史森明竟然渐渐沉沦,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感受得到自己身体同样燥热,在李元浩的抚摸下变得尤其敏感,让他战栗。

 

“开始了开始了。”在某间房间了,有个人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严总,开始了。”

 

严君泽拿着电话,听着狗仔兴奋的描述,他突然觉得恶心,仿佛在承欢的不是史森明而是自己,他挂断电话,他和李元浩从今天起,就结束了。没错,他突然很想看看李元浩看到这些时是什么反应,掌控者的感觉真的很爽。

 

清晨,李元浩惊醒,一下子坐起来,他脑子里一片混乱疼得不行,房间里还充斥着浓重糜烂的味道,偏过头看见躺在自己身侧的史森明,他紧紧的皱眉叹了口气,还是被人算计了,不过李元浩不知道是谁,也许是那个想要合作商人,想用美色让他同意,只不过那人应该没想到自己不是和女人而是史森明。

 

他还在睡着。李元浩看着他,自己还能想起来昨天史森明的挣扎敏感青涩,仿佛喘息声还在耳边。睡梦中的史森明在轻轻的颤抖,李元浩鬼使神差的撩拨他的刘海,眼睛红肿着……一不小心惊醒了他,那眼神就像受惊的鹿,慌张无措。

 

“昨天屋子里有熏香……我……我们……”李元浩开口,反正做都做了,能怎样,“第一次?”

 

“……嗯。”史森明蜷缩一团,疼痛并没有消失,李元浩昨天晚上可以说是喝多了记不得,可他没喝醉记得清清楚楚,只不过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催化一样,大概就是李元浩所说的熏香,他同样莫名饥渴,实在是太羞耻。

 

“痛吗。”李元浩难得的问他,他以前和严君泽从来都是互搏的状态,这次……他还记得史森明软的像猫一样趴在他的肩膀,以及满脸的泪水。

 

“嗯……”史森明把头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鼻音很重。

 

李元浩哑然,他突然想起走之前严君泽对他说的喜不喜欢这个小孩。李元浩低头看着史森明,他觉得,是的,他喜欢,没人会不喜欢这样干净的小孩。李元浩不是一个和谁睡一晚就会喜欢上谁的人,史森明太过于单纯,混迹了这么久他突然很期待这种单纯。他又笑了笑,摇了摇头笑自己真的渣啊李元浩。他曾经也喜欢过严君泽,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收购严氏,如今,他与严君泽互睡了三年,到头来他发现,大概到最后,他们始终只是强行纠缠而已。

【主虎明】不清不楚(3)(微虎君)

3

浓重的喘息声,卧室的床上,两个人可以说是毫无享受的肉搏着,李元浩满头大汗,严君泽从来都是这样反抗,他不知道严君泽是想去上面还是在发自内心的依旧抵触。

“三年了……君泽……”李元浩反剪他的双手把他按在床上,“你就这么想去上?”

 

“三年了……你还不腻吗……”严君泽一语双关,他知道李元浩懂他的意思。

 

“所以你就给我找个小助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小孩?”李元浩挺身,严君泽闷哼一声,算了由他去吧,严君泽想着。

 

史森明虽然没有工作经验但好在是听话,乖巧。所以李元浩对于他的某些工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甚至李元浩还会发发善心去照顾一下这个啥也不懂的小孩,就像带孩子。毕竟做李元浩的助理确实还算轻松,这位董事长在某些事情上从来都是亲力亲为。

 

“明天和我出差。”李元浩看了看手机,“你去订机票,最好是下午。”是的,像这种空闲出差他通常都定在下午,这样他就有时间多睡一会。

 

“好的,还有什么要求吗?”史森明跟在他后面手里拿个小便签本奋笔疾书地记着他这位董事长说的重点。

 

“没了,明天下午你带着司机来接我,提前来,我不喜欢迟到。”李元浩目视前方,却看见远处急匆匆走出去的严君泽,他立刻定在原地,以至于史森明闪躲不及撞在他背上,还踩了他的皮鞋。李元浩并没有在意,他只是在盘算事情而已。

 

“对不起……”史森明暗自叫苦,完了,撞了老板还踩了鞋,虽然是老板一言不发突然停下的……但是人家是老板做什么都对啊……史森明一脸忧愁,抬头看见李元浩正看着自己。

 

“别愣着了,去做事。”李元浩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小孩就是小孩,心里怎么想的一点也藏不住,害怕两个字都写在脸上了。

 

“内个……我踩了……”史森明决定自己坦白,下一秒,李元浩抬手食指点在他的胸口,轻推了他一下。

“快去。”之后李元浩径直越过史森明,他还没无聊到和一个小孩争论踩鞋跟的事情,他现在要去查监控严君泽突然来总公司去做什么了。

 

史森明轻应了一声,原以为自己会挨骂,却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他有些意外,也暗自想着董事长也没有那么不讲道理嘛(傻小子谁让你是小孩。)

 

对于李元浩突然来到监控室,监控室的职员真的是受宠若惊,他们这个董事长可是S市有名的人物,年轻有为,平时也只能是远远看看董事长的姿态,这次突然来未免有些不适应。

 

“董事长好。”几人恭恭敬敬的站起来,原本闲聊的几人此刻极其拘谨。

 

“你们先出去,我要自己看。”李元浩直接坐下,开始设置时间,“出去记得关门,不要说我在这里。”

“是。”

 

李元浩仔细看着,严君泽来公司径直走向财务,似乎是在里面呆了很久,他突然想到之前那份转账记录,君泽,你是想守住资金然后自立门户。但他不知道严君泽去财务会不会有内应,总之,这些日子还要谨慎一点。

 

视线扫过,他在监控里看见他与史森明那一幕,史森明撞到他,那无措慌张的神情动作让他笑出了声,突然觉得这个听话的小助理,好像还挺有意思。

 

早上,雨下得很大,时不时的还会响雷,机票改签为了不耽误行程史森明选择了高铁商务座。李元浩迷蒙的接到他电话,听着小孩支支吾吾地说着李元浩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一会来接自己。也就是说,他想多睡一会的计划泡汤了。

在床上腻了一会之后李元浩烦躁的起身,严君泽早就起床下楼了,而且李元昊已经闻到了阵阵咖啡味。

 

“看来我是给你找对了助理,”见他已经洗漱好了严君泽递给他一杯咖啡,“喜欢吗?”

 

“喜欢啊,乖巧的小孩,为什么不喜欢。”李元浩加重了乖巧两个字,然后若无其事的接过咖啡,“你吃醋了?”

 

“我不会的。”严君泽笑出声,“你知道的,我们的关系只是互睡。”

“你……”还没等李元浩说完,门铃响了起来,严君泽摊了摊手过去开门,撑着伞的史森明站在外面,远处是李元浩的专属轿车。

 

外面雨很大以至于史森明虽然撑着伞可这伞确实不够大衣服湿了一片,秋初的雨虽然不是刺骨的冷却也是淋得难受,屋子里李元浩面无表情的看着史森明,衣服贴在身上显得更瘦小。

 

“先进来吧,你们董事长还没收拾好,还要等一会。”严君泽帮他把伞放在伞架上,史森明乖巧的应了几声走进来,他这一身湿淋淋的走哪都不太对索性就站在门边。李元浩随手就把手上的咖啡递给他,暖意从手心扩散,史森明冲李元浩笑着,太过于人畜无害。一边的严君泽无奈摇头,还真是个小孩。

 

许久李元浩收拾好了,顺便拿了身干净衣服扔给史森明,然后从伞架上拿了一把黑色结实的大伞揽着史森明开门出去。史森明受宠若惊,李元浩的手在他的腰上揽着,他有些僵硬。

 

“你在家里好好的,大概几天就回来。”走时李元浩回头对严君泽说,“公司……你负责。”

 

“好。”

李元浩看了他一会,转身揽着史森明向远处轿车走去。史森明几乎与他身体相贴,严肃的李元浩让人不敢靠近,此刻却共用一把伞揽着他为他遮雨。史森明莫名脸红。

 

“老板,那位……你们……”史森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问这么一句,问了以后就后悔了,自己是不是多嘴了。

“就是你现在想的那个关系。”李元浩知道他在想什么,小孩就是小孩,“两个年轻男人同住一室。”

 

史森明脸色更红了,眼神躲闪,他觉得有些尴尬。

 

“一会到了车上把湿衣服换了。”李元浩看着他把自己给他那身衣服护在怀里,“省的感冒。”

 

“嗯,好。”史森明突然觉得暖融融的,眼神盯着李元浩,眼中多了些不能言说的情谊。

【主虎明】不清不楚(1,2)(微虎君)

我之前预告的那个文我真的在写🙃,题目就随便想了一个,你们有啥好听适合的名字留言,如果有我觉得可以的我会改。人设:有钱🐯×小白明×腹黑君(渣🐯吗……算是?后面还是爱小明的),我先更着,你们慢慢看,也不多估计10章以内结束。(厚颜无耻的求❤和👍)

 

1

   “我们结束了,还有,我告诉你,这次的地产投标计划是我泄露的,李元浩,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这是严君泽早上发给他的信息,李元浩看着桌面上不知名的人送来的照片,上面是自己与助理史森明纠缠,他双眸微眯手中的照片渐渐揉成一团。

 

李元浩是S市的知名人物,大学毕业之后回到了自家企业,凭借金融专业以及灵活的头脑进行地产投资使得原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产公司一跃变成了名列前茅的霸道企业,也是最年轻的集团董事。年轻的他却不甘只限止于此,多年的商业活动也触及了黑白两道的人,加上他多变的性格,暗藏的野心,逐渐在黑白两道上混出名堂,很多人都叫他“笑面虎”,经济实力加上人脉,虽然年轻,可不论是谁见他都要叫一声“虎哥”。

 

当然,想要搞垮他的人也不占少数,比如身为严氏的大公子严君泽,那时严氏曾经遭受了重大的经济挫折,是李元浩收购并给予了大量的资金,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并质疑李元浩的行为时,他也只是笑着,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同剪彩的严君泽。

 

严君泽对于他的目光无动于衷,他知道李元浩在盘算什么,商人,怎么可能会吃亏,他们都是,也都懂。李元浩选择收购的原因,正是因为自己。也是因为他想要扩展地盘所以才在背地里搞垮了自家企业,在逼迫自己……严君泽还记得那天,那个让人身心俱疲的夜晚。

 

严君泽被保镖带到宾馆最顶层的豪华套间,他从一开始就不敢相信李元浩什么都不图就把自家快要倒闭的公司收购,可他又图什么?直到他走房间,看到李元浩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那个眼神很危险,他有些害怕了。

 

“严君泽,严氏的公子,”李元浩摆摆手,示意他走近一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我答应帮严氏的条件就是……你做我的人。”

 

“什么意思?”严君泽皱眉,“你收购了我家的厂子,我自然同他们一样是你的员工……唔……”李元浩突如其来的起身把他拉进怀里之后吻上了他的唇。严君泽愣在原地,以至于口腔里被李元浩的味道侵占。

 

“你做什么!”严君泽才反应过来,狠狠地推开他,表情晦涩,“你?……你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李元浩再一次的贴近他,“只要你跟着我,我帮你重振严氏,你要是不答应,明天我就低价抛售,你们家的企业被当成垃圾一样被别人瓜分,你喜欢吗?试问这里还有谁有资格让严氏起死回生?”李元浩右手抬起来虚握住严君泽的脖子,大有掌控他一切的架势。

 

“你以为他们把你带到这儿来是什么意思?就是你想的那样。”李元浩低头,轻轻啃咬着严君泽的脖颈,“你乖,自己脱……”

 

严君泽颤抖着,是啊,现在的自己凭什么和他斗,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慢慢解开自己上衣的纽扣,接下来他便感受到李元浩炙热的手掌在他身上游走,吻在他的身体各处,屈辱以及不甘油然而生,这一夜,严君泽很痛苦。

 

 

2

“我先走了,你记得将企划书做好。”李元浩穿上西服,这几天忙着竞标投标,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信任手下人,他的眼光独到,这种“圈地盘”的事情还是亲力亲为的好。

 

“好的,哎,对了,招助理的事情……”严君泽穿着居家服,抱着电脑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含糊不清地问他。

 

“你处理吧,你随意。”李元浩拿起车钥匙,大步走出去,这一早上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李元浩心态已经是很稳了,可他现在依旧有想骂街的冲动。

 

 直到李元浩出去的一刻,严君泽的眼神冷了下来,从那晚之后他们就默认了关系,一晃就是三年。这三年严君泽可以说是身心俱疲,白天他是严氏的代行总裁,这是李元浩给他的嘉奖;晚上他在李元浩的床上承欢,扮演着李元浩的枕边人。自始至终,唯一不变的,是想有一天将李元浩拉下水,他在收集李元浩的软肋或者有没有违章行为,三年,严氏日渐缓了过来,自己也有了资金,严君泽在电脑上翻看HR报上来的助理简历,现在,他要在李元浩身边安插眼线,搞垮他。

 

“史森明……”严君泽目光定格在一份简历上面,男孩瘦瘦小小的,学历不低,出身普通清白,没有助理相关经验,笑起来很有感染力,他太了解李元浩了,这种孩子才会让李元浩毫无防备,几乎毫不犹豫,一锤定音。

 

当史森明被电话叫到浩堃大厦时他仍然处于蒙的状态,他没记错的话当时和自己一起面试的有很多双一流金融系人才,自己也只是广撒网找工作,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就这么胡乱的撞上了。

 

“进去吧,面试过了,这里是董事长的办公室,还有什么问题他会直接和你说明。”

 

“哦,好的。”史森明从没来过这么气派的公司,能做董事长助理他家里人都高兴极了,今天也是给他好好打扮一通才让他来面试。

 

深呼吸,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紧张,轻轻叩门,直到里面人说“进”他才轻轻推门进入。

 

办公室很简约这倒是出乎史森明的想象,他以为会和电视剧里拍的一样董事长办公室金碧辉煌的,没先想到竟然就是黑白相间的简约设计。

 

“你就是新来的助理?”李元浩一看是新面孔,放下手中的钢笔整个人向后靠在椅子上,“喂?”

 

“啊,是是,对不起……”史森明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笑笑,怎么搞的刚一见面就走神,他暗自吐槽自己。

 

“多大年纪?”李元浩微微皱眉,想着严君泽这是选了个什么?

 

“22……刚毕业……”史森明小心回答。

 

“做过助理吗?知道该做什么?”李元浩眉头拧的更深,完全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

 

“没……不过我肯定行的,我……我会学习,我会好好做的。”史森明暗自握拳,“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李元浩盯着他,依旧是那种危险的眼神,大概是混迹商场这么多年一时半会还不能柔和起来,不过看着史森明的眼睛他倒是一瞬间的想起来在床上的严君泽,那种无害的眼神。

 

“去签合同吧,试用期半年,”末了,李元浩低头在史森明的应聘书上盖了章以后推给他,“去吧。”

 

“谢谢您……那您现在想喝水吗……”史森明笑起来很好看,年纪小,看来今天是好好打扮了更显得唇红齿白的,李元浩挑了挑眉,指了指手边的水杯。史森明吐了吐舌头赶紧出去,看着他慢慢消失在视线里,拿起电话给严君泽打过去。

“怎么样虎哥,小孩子还不错吧。”严君泽带着笑意,他当然知道李元浩为了什么给他打电话。

 

“除了年纪小真不知道你是看上他哪里了,倒不如是你来做我助理……”李元浩笑出了声。

 

“别,我这代行总裁做的好好的,才不给你打下手。”严君泽虽然话语轻快,可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厌恶。

 

“随便你。”李元浩挂了电话,眼神慢慢沉下来,慢慢拉开左手边抽屉,最下面的文件里有一张严君泽转账的交易记录,这是公司人员偷偷给李元浩的交易记录,严君泽已经连续半年分批转资金到严氏,李元浩冷笑着,三年了,严君泽你到底是按捺不住了。

骚还是你李小虎骚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这帮逼太骚了欺负小狗打比赛凶私下可爱,狼行完美融入gay团。狼王卡萨和崽子狼行;3岁想去打职业, 娘胎想入森明帮真是笑得头疼。“x骚扰”可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这期采访信息量好大啊(第二张图小明你粉丝和你合影你搂你虎哥干啥呀!虎明锁死)
昨天的那个预告文我在疯狂赶制!